联系方式
  • 手机:13003631535
  • QQ:2713981499
  • 邮箱:2713981499@qq.com
  • 地址:南昌市青山湖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U宝新闻 >
叫停互助献血后遇血荒 病患家属:医生也跟着流泪
       “去年有人春节的时候买过(血)的价格是5000到8000,所以,取消互助对患者来说是减轻了很多负担。但是前提必须是血源充足的情况下。”张玲(化名)说,她的丈夫林先生(化名)患白血病,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进行了移植手术,至今还在无菌仓。“如果血充足的话,互助献血取消肯定是好的,我们家属举手举脚支持”。
 
  按照我国《献血法》,互助献血本是为保障公民临床急救用血的需要,患者可找亲友互助献血。然而,这样的初衷向好的政策,却让“血头”趁机衍生出一条灰色产业链,互助献血变成有偿献血,同时血头肆意抬高用血成本,甚至对急需用血救命的人“放鸽子”,也不能完全保证血液安全。
 
  张玲告诉记者,在互助献血叫停之前,很多家属都从血头那里买血。“两个单位的血小板价格在1400~1600元左右。买全血的价格大概是1800-3000两个单位。全血比血小板贵一些。”至今,林先生治疗前后花费了150万元左右人民币,其中从血头那里买血花了七八万。张玲说她认识的一个病人买血花了三十万左右。
 
  为了打击血头,2月5日,北京卫计委联合北京市红十字会下发了《关于强化无偿献血与临床用血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从2018年2月10日起,北京市正式停止互助献血。
 
  取消互助献血后
 
  “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在北京输到血,我们就不回去了。我们不能出门,容易感染。”陈先生在北大国际医院做了化疗,之后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做了干细胞移植手术,一个多月前出院。2月19号开始,他就申请在医院门诊输血,他说家人每天上下午都去医院问有没有血可以输,至3月1日都没有输到血。在这期间,他还问了北医三院等北京数家大医院,但都没有找到血源。“一直去问都没有血,只得联系家乡那边。”陈先生说。
 
  陈先生回忆称,一个多月前输血并不紧张,当时通过互助可以维持。“现在血红细胞50,不能再等了,有生命危险,”年前腊月二十六七他输了一次,维持到现在。陈先生说按照他的情况,血红细胞降到80就需要再次输血。他和家人打算乘坐3月1日下午的高铁回山东,预计去了就能输到血。他告诉记者,认识的一些病友有些也选择回家乡或者其他地方输血。“现在我的身体状况已经等不及,头晕、手指发麻、四肢无力。”至今,陈先生已经花费了近60万元治病。
 
  “严重的肺部真菌和细菌感染,家乡医生叫放弃。我怎么可能放弃?到北京后抽出1400CC肺部积液,现在好了很多,一个月前进入无菌仓。”张玲告诉记者。
 
  医院的记录显示,24日林先生的血小板数值是17,25日便降到了7。因为化疗药物的毒副作用,林先生的四肢发黑,脚明显肿胀。之前因为没有输到血小板出现吐血迹象。张玲说,2月28日,丈夫输了一个单位血小板,3月1日,血小板数升到33。
 
  同楼层的一位20多岁的男生25日的血小板只有5个单位,伴有牙龈出血症状。他的父亲说那天他拨打了市长热线,下午就输到了血小板。28日,他儿子的血小板增长至28,3月1日增长到36。这位父亲今天十分高兴。多名病人家属说,这是移植“种活了”的表征。
 
  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海淀院区的6楼儿科,住着很多白血病儿童患者。口罩上扑闪着大大的眼睛。在15楼的16个无菌仓里,就有好几位2岁多的孩子,还有六七岁的小朋友治疗。
 
  “我们孩子从17个血小板到7到4 ,都两次了。昨天我们孩子的血小板又到11了。”3月1日,北京人民医院海淀院区一名做了骨髓移植的小孩家属秦茗(化名)说,她的孩子昨天没有输到血小板,只输了一些血浆。“孩子现在巨细胞病毒感染从8000升到16000了。手上、腿上出现出血点。今天又做了巨细胞病毒测定,结果还没出来。”她援引医生的解释是,“刚移植完,总是输不上血,还在用化疗药,就容易产生各种并发症。”
 
  记者了解到,安徽在去年下半年就停止了互助献血。安徽某三甲医院血液科一名主任医生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医院用血“一直缺,非常紧张”,“我们病人经常输不了。”南京一家医院ICU病房的医生也透露,今年和往年相比,用血也出现紧张,尤其是血小板。以前医院可以申请到新鲜血浆,现在有时候申请不到。
 
  “这一取消来的很突然”,张玲本来想“安安心心治疗等出仓,现在有点心力交瘁”,处于“还没出仓,真的出了也不知道怎么办”的状态。
 
  好几名还在无菌仓的患者家属说,停止互助献血之前,基本是家属拿的献血证有多少血,病人就能输多少。即使病房患者血小板还在二三十个单位,只要有血证有血都能输。现在是等分配。
 
  “刚进来时血小板80 ,昨天输了一袋,今天血小板33,医生说还要两袋,至少还要再待一周。”如果顺利出仓,林先生可以继续在住院部输血小板治疗一个星期,之后就要“回家”休息。张玲说,开始的一两个月,几乎每周都要来复查,出院之后,住的屋子还要按照医生要求设置,以防止各种消毒感染。丈夫患病后,从来没干过什么家务的她慢慢变成了现在的“十项全能”。
 
  团体献血试点考
 
  北京市血液中心称,近期,积极商请有关部门,推动街头献血点建设,春节前后已新建西单联通大厦、昌平永旺2个献血点,恢复了西客站献血点。此外,与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合作设置献血屋,先后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和航天中心医院启动了医院团体献血的试点工作。
 
  按照目前公布的情况,现在在航天医院和人民医院试点的医院团体献血,增加了在医院报名和去西直门登记两项流程,同时为了防止卖血,在登记和献血时,工作人员会详细询问献血者和病人的关系,盘问献血者对病人的熟悉程度,同时那些经常献血的人被放在了卖血嫌疑名单。
 
  据张玲描述,在2月10日之前,“互助献血”的流程是,患者家属找医生开申请单,之后去输血科申请互助献血单子,然后提前向血头找好卖血者,让他们拿着单子去马甸桥献血。大概两三天后,就会有血小板回到医院,病人就可以缴费输上。
 
  秦茗告诉记者,春节前,医院动员家属们献血时说,现在血库基本是充足的,但是有缺口,大概20%。她的丈夫当时就报名献了2个血小板。
 
  “但是后来,我们就输不到血小板。我们求爷爷告奶奶,恨不得跪下了。”“从前天开始预约血小板,已经预约了3天。明天能不能输上,还是未知数。”医生和秦茗一样着急,“大夫在积极给我们约血小板。我着急流眼泪,医生也跟着我流眼泪,但是没有办法。”秦茗说,AB型血小板板本身就少,能不能有,能不能分配上,都不确定。“有时候整个海淀院区就分配一个AB型板,这一个就只给血小板最低的患者。”记者也收到多条信息希望捐助AB型血小板的信息。秦茗说他的孩子现在情绪也不好,总不舒服,吵闹着要出院。
 
  医院团体献血,有点像“定向献血”。也就是试点医院组织患者家属报名献血小板,然后就有相应血小板分配至医院,而不是像之前家属献血后,病人就有相应的用血指标。
 
  3月1日早8点半,记者陪同志愿献血小板的李先生来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海淀院区。医院的安保人员告诉记者,这个院区基本都是血液病患者,多是白血病人。
 
  儿科病房的医生介绍称,整个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各个院区加总每天有20个定向献血小板的名额,血液科18个、儿科2个,其中位于清河的海淀院区和西直门院各1个。医生告诉我们,20个人献的血小板回到医院后,医院再按情况分配,紧急情况血液中心会调配血小板。一位患者家属告诉我们,医生往往是按照血小板数值分配。
 
  3月1日上午9时许,从医生和患者那里得到的信息显示,血小板仍然紧张。海淀院区儿科的互助献血家属群的组织者李明(化名)告诉我们,因为每天只有1个名额,目前儿科病区互助献血报名排队已经排到3月20日。她还告诉我们,现在急缺A型血小板,所以基本不限制A型。3月2号就可以献A型血小板。3月1日晚9时许,李明提供的最新信息显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海淀院区儿科“近2日除AB型外,其余血小板申请均能完全满足,所以AB型的可以提前进行登记!”
 
  3月2日下午,人民医院海淀院区家长献血群里,组织者李明发布消息称:“儿科最近不用组织家属献血小板了,先休息一段,需要时我再通知大家。”
 
  在试点的医院团体献血下,即使是家属们有意愿去献血,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功。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海淀院区家属们记录了他们的献血结果,在2月16日、17日组织的献血小板活动种,有21人参与,实际11人成功献血,成功率是52%。19日登记、20号献血小板的结果是,报名32人,登记28人,成功献血者21人,共献血小板24个。两名家属提供的一家医院表彰信息显示,医院组织116人次献血小板,39人成功献了44个治疗量的血小板,按一个人献一单位血小板算,成功率38%,按人头算成功率仅34%。这则信息还未从相关渠道得到进一步证实。
 
  试点的医院团体献血被认为是过渡阶段的权益之计。在一名业界人士看来,这其实“是实名制封闭,排除了血头和职业献血人介入的漏洞。”
 
  然而,患者对血小板的需求在某段时期却是长期、多次的。更长久的解决之道是提倡和培育全社会的无偿献血精神和行动。
 
  无偿献血考
 
  2月27日,北京市血液中心发布信息称,2018年1月至今,市血液中心陆续由河北、山西等省地调入红细胞,由山西、河北、湖南等省调入单采血小板800余单位。2018年春节期间,31个献血点全部投入工作,累计采集全血3659单位,单采血小板549个治疗量;累计发放红细胞3549单位,单采血小板789个治疗量,与去年同期供应情况持平,保证了临床需求。随着春节假期的结束,采血量和用血量将会同时提升。
 
  有不少人看到信息后主动献血。大年三十刷到首都健康官微发布的信息称,截至2月14日晚,北京市血液中心血小板库存327袋。“这些库存量是不是太少了?”家住西三环的林立(化名)说道,萌生了近期去献血小板的打算。这距离她上次献全血已经过了七八年。
 
  在翻阅了一些其他报道后,林立随即在朋友圈发起“一起献血小板”的号召,两个小时内除了收到小伙伴点赞和简单询问后,没有其他响应。后来在与一些朋友私聊中,发现大家对献血的认识还是太有局限性,不知道血小板有什么用、献了会不会对身体有影响。“感觉对于基本的献血常识,大众认知度还是很低”。
 
  年初三没有安排的林立,在老公的陪同下来到了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献了一单位的血小板。看到离体血越来越多,她说或许是自身体质原因,身体还不太适应,期间有感觉到一阵不舒服。“有了这回经验,下回再去应该就没什么反应了”
 
  “初三能有几十位人过来献血实属不易”据她描述,当天一共86人拿号,初筛达到采集标准的有71位。她还碰到一对来北京旅游的夫妻,他们也是在微博上看到这一信息后过来的。
 
  看到老公帮忙取来的除了献血证,还带有150元的交通补贴、50元代金券、纪念品等东西,”她说“从我自身来说,一个献血证就足够了。”
 
  “我是今天第一个来献血的”2月27日早上十点零五分,大四的陈鑫(化名)就来到了刚开始工作的城乡贸易中心的献血站,之前没献过血的他有点激动。
 
  采访中他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一直以来,自己总觉得在校园或是其他场所的献血车上献血不安全,认为直接到血液中心或者医院献血才正规。“抱着这样的想法,献血也就一再推迟”。“这几天因为关注北京取消互助献血的新闻,消除了先前很多对献血错误认识”陈鑫这样描述他今天早早过来献血的原因。
 
  可能是因为前段时间服药,血液检测结果显示他的转氨酶有点高,现在不适合献血。“虽然这次没能献成血,但迈进献血车,这就是我的一个进步”他说,等过了十天的医生建议调整期,自己会再过来这里或者在学校完成献血。记者陪同的李先生,在弄清楚了医院团体献血小板的流程后决定,先报名,然后按流程献血。
 
  至于今年的用血和血小板紧张原因,一个被多方认同的原因之一是季节性缺血。临近春节,由于进城务工人员返乡和学生放假,献血者减少,同时,互助献血叫停后产生了叠加效应。至今,实际上具有有多大的血小板用血缺口,没有相关的数据。
 
 
  北京血液中心称,将持续完善采供血相关措施,并对用血需求较多的医疗机构进行重点保障,组织专业机构协助医疗机构提高用血效率,节约资源。在保持全市采血点正常运行的前提下,扩大新的采血点布局,同时,加强与相关省市协调,在保证当地用血的前提下,调剂支持北京用血。加大单位和团体无偿献血的组织力度,与团市委和高校、红十字会等组织志愿者和青年学生无偿献血。
 
  3月1日,北京通州、朝阳、顺义区卫生计生委组织开展献血活动,顺义区卫计委网站记录称,系统内43家医疗卫生单位、300余名卫技人员参与了献血活动,经体检后231人成功献血,献血量达46200毫升。
 
  各地都在鼓励公众无偿献血,南宁提供了更“实在”的方案。南宁新闻网报道,3月1日,南宁市为近2000名无偿献血者发放了无偿献血荣誉卡,根据《南宁市无偿献血奖励办法》“三免奖励”福利政策,这两千名献血者可以免政府投资的市管公园、A级旅游景区等场所的门票,免费乘坐城市公共交通工具,到市属及各县(区)公立医疗机构就诊免交诊查费。
 
  张玲转发了上面这条新闻,她希望有更多的地方可以出台类似的献血鼓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