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手机:13003631535
  • QQ:2713981499
  • 邮箱:2713981499@qq.com
  • 地址:南昌市青山湖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U宝新闻 >
高岩母亲宣读致媒体一封信 称沈阳曾去过高岩家里
4月7日下午三时许,“原北大教授沈阳性侵学生高岩事件”核心当事人、高岩的母亲周树铭在北京接受包括《中国新闻周刊》在内的数家媒体采访。
 
  据周树铭介绍,她本人在北京育才学校工作,育才是重点学校,而且她做班主任,工作负担比较大。而高岩的父亲在市教研中心抓语文考题,一到考试时候也会好几天回不了家。
 
  周树铭在接受采访时称,高岩生前,沈阳曾去过高岩家中,是在某日的一个下午,高岩的父亲回家时,正巧发现沈阳在自己家,但未与沈阳谈清楚为何事造访。据高岩母亲表述,从那以后,高岩的精神状态更加不好了。
 
  据周树铭讲述:在高岩自杀身亡之前,她还曾有过自杀未遂的行为。她回忆说,“有一次我下班回来,她不开门,我就把门踹开,发现她在睡觉,不正常地睡觉,就叫车送到复兴医院,后来就知道她是吃安眠药了。孩子说,活着没意思。”母亲问高岩,“怎么没意思?理想的学校北大中文系都保送了,你多顺啊!干吗这么想?” 
 
  高岩曾对母亲说,沈阳课上得挺好,也挺喜欢他的。后来,高岩又曾表示讨厌沈阳,“因为一天到晚让我干事,让我收钱。”周树铭就给高岩解释说,“妈妈也是当老师的,别这么大怨气。”高岩回答说,“算了,不跟你说了。” 
 
  在现场,周树铭发出一封对媒体的公开信,内容如下:
 
各位记者,你们好,我是受害人高岩的母亲周树铭
 
 
 
今天,我作为高岩的亲人接受你们的采访,感到无比的欣慰。首先,我要感谢远在加拿大多伦多的李悠悠,她是高岩的高中同班同学,大学同校的校友,在高岩去世二十年后勇敢地站出来,把前北大教师沈阳侵害我女儿高岩的事实大白于世间,她仗义执言的行为深深感动了我。
 
 
 
我还要感谢高岩在北大的同班同学严蕾(化名),他是当时的班长,现就职于沈阳电视台,他利用双休日冒着严寒赶赴北京到我家采访,并陪同我们到墓地祭奠高岩。他为二十年前去世的同学伸冤,这种勇敢行动激励着我们现在要站出来,向迫害高岩致死的沈阳讨回公道。我同样需要感谢高岩的中学闺蜜闫蕾同学和北大的同学王敖,徐芃及王宇根老师等人写文章怀念高岩,使高岩的冤情得到澄清,这种伸张正义的精神更加打动了我们。
 
 
 
我更要感谢你们在座的这些同志们,你们为我提供了一个吐露心扉的机会,我要把女儿高岩的性格形成及其成长过程,上北大后的感情变化,简要地向大家介绍一下,同时更要揭发迫害高岩致死的沈阳是如何使用手腕欺骗和侮辱高岩的。如果说高岩的死与沈阳无关,那请问北京大学于1998年7月为什么要给沈阳行政处分呢?!
 
周树铭给媒体的公开信。周树铭给媒体的公开信。
 
  随后,周树铭又宣布了自己写给爱女高岩的一封信,信中说,“天堂上的女儿,你好吗?今天我怀着沉痛的心情,你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整整二十年了,这二十年,我和你妈妈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我时常在睡梦中看到你那天真无邪的笑脸……”